80后蚁族:裸婚是时尚还是无奈?--中国高校心理在线
首页->心生活->婚恋->恋爱物语
80后蚁族:裸婚是时尚还是无奈?
发表时间:2010-03-19 21:02责任编辑:林丹莉 原始作者:佚名来源:蓝心网点击量:3165
简述:80后蚁族的崛起,引领了裸婚时代的来临。裸婚,到底80后们在时尚里的真幸福,还是迫于现实的无奈只好的穷开心?

    我们对《蜗居》依然有着强烈的兴趣,因为它很现实,很生活。有一个片段,海萍为了攒钱买房,天天给苏淳吃挂面,苏淳终于受不了了,他说我强烈要求不吃挂面了,我要吃方便面。海萍一听笑了,观众的心碎了,难免会想到贫贱夫妻百事哀。这两年经济危机了,据说要反弹,但工资没涨,房价依然上涨着,很多荷尔蒙依然旺盛的80后小夫妻们,欣然忍耐着居无定所,依然会晒甜蜜、晒蜗居,同时也晒清贫。前一阵一组“清贫小家,简单的幸福”的照片在网络上广为流传,在拥挤而破旧的出租房内,两人已经度过了一周年结婚纪念日。网友们纷纷跟帖送去了祝福,希望这对年轻的小夫妻能够恩爱到老,更多人虽然没有动手跟帖,心还是动了一下。爱情是奢侈品,对谁都是一样的,即使你住别墅开卡宴也未必能有小夫妻这份浪漫情怀。

  有个女朋友,自打毕业留在北京十年来,她一直住在租的房子里,从西直门到朝阳公园,再到亚运村、石佛营,每一处房子里都装载过她的爱情故事,记录着她的情感经历。她总说自己相信爱情,有爱就足够幸福,裸婚的冲动也不止一次。8年前,她给第一个男友取名“黑漆板凳”,是英文“丈夫”的谐音。他们开始在西直门的一套一居室的出租房里生活,两人的钱放在一起用,不分彼此,是典型的兄妹开荒模式小家庭。虽然生活甜蜜,但是不知何时房东一个电话,你就要收拾好衣物另寻它处了。她至今还记得他们两个人流落街头的场景,“板凳”先把她和一部分生活用品托付给一个女性朋友,之后拖着一个大箱子去火车站过夜,那个分离的夜晚是他们有生以来最漫长的一夜。她对“板凳”的感情非同一般,至今她的文章里还时常会闪烁着他的影子。但是对爱情的信仰与对裸婚的期待并没有给她带来圆满的结局,物质的匮乏没有影响他们,其他女孩儿的介入却阻止了他们的裸婚,事发后“板凳”曾请求她的原谅,但是一切已无可挽回。在她看来,“裸婚”是对女人爱的检验,而诱惑则是对男人爱的检验,显然他没有通过测试,她只有收回她的爱。

  所以裸婚可以很幸福,像网络上的80后小夫妻那样,而有过冲动最终失望的姑娘们,自然就会想到房子可带来的保障了。可能那句话是对的,女人有家才是嫁,就算爱情没了,身体还有地方放。“裸婚”只是一种形式,它不能代言爱情,也不能代表幸福,它更像是一种无奈,不过裸婚之后依然有爱情,依然有幸福,实在该得到大家的祝福。

  观点碰撞

  观点一:没有物质保障,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最不能接受的事。女人早晚会年老色衰,爱情从来都有期限。我认为《蜗居》中的小贝,作为一个男人,不能给海藻幸福,这种男人就是社会的渣滓,即使海藻勉强和他在一起也不会幸福,这种人在这样的社会竞争中早晚被淘汰,所以被戴了绿帽子也是活该。所以我说小贝是最无耻、最自私,最不可原谅的人,因为他自己定位错了,没实力的男人是不配拥有美丽的海藻的。

  观点二:裸婚,我觉得挺好的,虽然经历起来比较残酷,听起来比较浪漫。一个人在最孤独的时候,两手空空,一无所有,有另一个人陪着,走向明天的新世界,多浪漫的事啊。所以,我认为,裸婚是物欲时代最纯粹的情感狂欢,最纯朴的婚姻物语。因为物质被剥离了,对方对你所有的引力,就是来自你这个人,而不是你身边那些强大的物质。但我所说的前提是那些自愿选择裸婚的人,为了结婚而结婚,不得已而裸婚的人不在此列。

  观点三:我觉得,95%以上的女人,在开始的时候,都是有裸婚的冲动的,问题是,经过几次冲动后,虽然引力都打这个男人那儿来,但这个男人实在不可靠,哈哈,于是,观念就慢慢转变了,所以,你得承认,裸婚其实是95%女孩都曾有的浪漫勇气,最后只有5%的人实施了,保持了当初那么淳朴的想法。所以,只能说是淳朴,物质年代里的淳朴婚姻物语。

  观点四:据说60%的男人都赞成裸婚,而大部分女人都觉得这绝对不靠谱。男人大多想到的是自己的压力,如果有姑娘不求房车,愿意相伴,那么捉襟见肘的青春会过得相对从容些、快乐些。女人大多想的是未来,并不是说她们自私,毕竟女人的好时光要比男人的早了10年,而且想到后代的成长环境等问题,裸婚就更加不被看好了。

    前辈启示录

  一波三折型裸婚--司马相如与卓文君

  司马相如本来是个有才华的穷小子,因一曲《凤求凰》赢得了“巴蜀第一美女”卓文君的心,但卓文君父亲不同意,两人裸婚私奔,日子清苦而甜蜜,后卓父心疼女儿,给了他们一笔钱。司马相如婚后进入上升期,汉武帝下诏将其召入宫内,两人暂别,五年后,卓文君终于盼来一封家书,却写着“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、八、九、十、百、千、万”十三个数字的家书。文君反复看信,明白丈夫的意思。数字中无“亿”,表明已对她无“意”。悲愤之中,卓文君用这数字写了一封回信:“一别之后,两地相思,说的是三四月,却谁知是五六年。七弦琴无心弹,八行书无可传,九连环从中折断。十里长亭望眼欲穿。百般怨,千般念,万般无奈把郎怨……”司马相如对这首用数字连成的诗一连看了好几遍,越看越感到惭愧,觉得对不起妻子,最终把文君接到长安。

  歪打正着型裸婚--刘邦与吕后

  想当年,年轻时的刘邦只是个小小的街道干部,钱袋空空,但是他的脑子却不空。吕后的父亲是县长的好朋友,过生日的时候,刘邦为了拍马屁也赶来祝寿,但是因为实在没钱买礼物,只能报了假礼单混了进去。事情败露,寿星老儿本来想看看哪个混混儿敢做出这么没脸的事,结果一见刘邦,便以自己掌握的面相知识推断他是个皇上命,于是不顾妻子的阻拦,执意把金枝玉叶的女儿吕雉嫁给刘邦。穷刘邦娶妻后,并没有安心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大众生活,职位虽低,但公务与应酬不少,吕雉一人承担家务,甚感辛苦。等到刘邦逐渐成器,本来身份也不同昔日的吕后没过上几天好日子,又被项羽押做人质,在楚军中受尽凌辱,从而养成日后多疑、狠毒的个性。不过好事多磨,她最终回到刘邦身边,成为皇后,并成为影响历史的女人。

  鸡犬不宁型裸婚--姜子牙与马氏

  以上两个算是“裸婚”的成功案例,裸婚的前辈中也不乏非常失败的,比如说姜子牙和他老婆马氏。

  相传马氏一直待字闺中,直到六十八岁以黄花闺女之身嫁与了七十二岁高龄的姜子牙。婚后姜子牙夫妇的生活一日糟过一日,种地颗粒无收,卖肉到酸腐了也卖不出去。他的妻子常常抱怨姜子牙是个废物点心,看到他每日拿着无钩的鱼竿钓鱼更是反感。据说一度想毒死姜子牙改嫁,幸好有神鸟的帮助,子牙同学才得以逃脱。因为无法忍受婚后的贫困生活,马氏一度要甩掉姜子牙改嫁,姜多次劝说,保证今后会有荣华富贵,目光短浅的妻子认定这是屁话且弃之而去。后来姜子牙辅佐周文王称帝,有了封地,马氏又来找他,姜子牙用水泼地,告知覆水难收的道理,马氏悔恨不已。马氏死后,姜子牙给她封了个“扫帚星”。

  裸婚的风险

  有人多现实,就有人多浪漫。

  有人结婚看重的是金钱、地位、生活品质以及未来的保障,有的人则统统不屑一顾,什么房、车、存款,都会玷污爱情的纯洁,有条件和目的的婚姻不是他们想要的。

  爱情至上的信仰我很支持,不过,当真落到生活里来,有很多问题就不是爱可以解决的了。

  比如房子,如果不把房子考虑到婚姻之中的话,那么只有租房--总不可能浪漫到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吧?租房当然没问题,不过房子毕竟是他人的,你没有办法保证自己的居住期限,一年?两年?或是五年?运气好些的,房主有好几套房,空闲着长期出租,可以暂时保持稳定的生活状态,运气不好的话,遇到房主突然用房,你就必须重新找房,所有布置好的一切都要拆下来重新安装,如果运气再不好的话,甚至有可能一年搬家数次,恐怕再浪漫的情调,也会在这来来回回的搬卸和灰头土脸的布置中殆尽。我曾经有一对租房结婚的朋友,婚后一年就怀孕了,没想到房主突然用房,八个月的身孕却要面临搬家的噩耗,没有办法,只好挺着大肚子重新来过,还要粉刷、收拾、布置,终于把一切都弄妥之后,孕妇大哭了一场,没有房子的婚姻确实像无奈的游击战,谁都不知道下一个战场在何方。

  再比如说存款,恋爱的时候,你侬我侬,有情饮水饱,婚姻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,每月都有一大笔固定支出要安排,水费、电费、煤气、电话、网费、柴米油盐酱醋茶,再加上房租,随便一圈下来也得几千块,还不能保证每月的额外支出--抽烟喝酒,应酬请客,买衣买鞋,周末大餐……生活像一张巨大的嘴,只有不断地往里填充才能得到平衡和稳定,千万别小看了物质,有物质参与的婚姻未必幸福,可是没有物质参与的生活一定不幸。

  所有的爱情最终都会熄灭,取而代之的是投入到轰轰烈烈的生活琐事中来。当然,我的意思并不是说金钱和房子有多么重要,有很多的夫妻都是白手起家,一起努力,几年后为自己创造了稳定的生活基础,不过前提首先得是这俩人都有努力打拼的信心和能力,还要有对彼此的坚定的信任和对未来的顽强的信心,缺一不可。相爱有风险,所以在选择婚姻的时候一定要谨慎,这视乎你将会过上什么样的生活,也许有的人天生超脱,如同《不见不散》里的葛优,一张破车皮就可以住得幸福快乐,那又是另一种人生观了。

  总之,选择过什么样的生活,你自己说了算。

本文关键词:
相关内容:
     网友评论
暂无评论
     我要评论
昵称:guest
内容:

     友情链接

中南大学 中勤在线 升华网
云麓园 湖南春雷教育 中国教育在线
南方心理在线 中大就业信息网 蓝色心际
华夏心理 中国心理卫生网 更多链接》

联系我们

专家邮箱
亲临咨询
来电咨询

微信公共平台

2002-2014 www.chinapsy.net,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     版权所有 中国高校心理在线 网站 湘ICP备06007601号 湘教QS3-200604-000911